360399484

记叙小事件

2018/9/12   记叙

故事很长,长片短说。

上周五,出走广州,被大雨抵挡,有个不认识的大叔顺路高铁站相救。

周日下午还花呗,发现没有足够的资金周转。

周日晚上回来,舍友搬走我毫无察觉。深夜不见人影联系她才知道已经在周五的时候搬走了。

周一早上起来,开始不习惯了,不习惯鞋架上多出来的空位,不习惯衣柜里面没有她的衣服,不习惯漱口杯旁边少了一只牙刷。

再也没有人半夜打电话语音吵到我睡不着,没有人跟我抢衣架晾衣服,没有人出门的时候跟我说再见,没有人在我很不耐烦的时候再我耳边唠叨。

周一晚上发现手机的充电头忘记带回来了,然后就傻傻的坐在电脑面前充手机电,充了两个小时百分之四十。

熬夜用掉了百分之三十,剩下的百分之十留给闹钟。

周二早上六点半闹钟吵醒爬起床打开电脑继续充电,中间睡了四个半小时,在去往公交车的路上我都想睁不开眼,那一刻曾一度怀疑透支健康的我是不是要猝死。

周二晚上去健身房,发现了我失踪已久的雨伞。那一个晚上健身房人特别多,面生的和面熟的,很多器材都被霸占了,导致我很多器械都没有用到。